笔趣阁鲤鱼乡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全家重生后我走向人生巅峰 作者:小妖墨(二)

更新时间:2022-01-13 标签: 校园 甜文 重生 爽文
第42章 晋文学独发布家城江 柜门咚是吃醋的福利。  咚完之后亲一下是天经地义。
  裴寂的视线左飘右移:“书呆子跟谁都是那样的, 他作业也给别人抄,笔也给别人用的!”
  “假如没有今天这一出,我也觉得我可能是会误判的,”仇浪振振有词, “但书呆子今天故意护着那个新来的, 就是大大有问题!他跟新来的才认识几分钟啊, 他们熟吗就?能比跟裴哥你熟吗?书呆子二话不说就定你的错,还一直凑那么近跟新来的聊天, 俩人放学一前一后地走, 在校门口磨磨唧唧黏黏糊糊……”
  ——以上这些信息, 全部都是裴寂在小饭馆里拍着桌子吼出来的。
  仇浪一拍大腿:“他这都是特意做出来给你看的啊!”
  裴寂拧眉:“他有病啊?”
  仇浪简直想给裴寂的情商跪了:“书呆子这是在引你吃醋!”
  裴寂羞恼:“放屁!”
  前面几个埋头学习的孩子同时转过脸, 用微弱的眼神徒劳抗议, 敢怒不敢言。
  “我放屁?”仇浪不服气地哼道, “你自己说,你今天是不是特别生气?咱俩十几年j_iao情, 我都没看过谁能把你气得吃不下饭,你现在看那个新来的是不是特别不顺眼?”
  “我早就看他不顺眼!头一回看到他就不顺眼!”裴寂强调,“不是因为书呆子!”
  “那是男人遇到情敌自发燃烧的小宇宙之火啊兄弟!”
  仇浪跳下桌子,改坐到姚湛的凳子上, 他把凳子拉近裴寂,搭着裴寂的肩膀,摇着头说:“裴哥我发现你有点不妙, 根据我纵横情场这么多年的经验观察, 你道行实在太浅,不, 你根本就没道行, 我感觉你很快就要……卧槽!”
  一颗脑袋冷不丁从下方冒出来, 跟个幽灵似的,仇浪和裴寂毫无准备,双双被吓得惊跳!
  “这他妈谁啊?”仇浪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,惊魂未定,“大白天的装神弄鬼,脑子有坑啊?”
  江行止直起身,幽深锐利的目光先从仇浪脸上一掠而过,又定到裴寂身上,像无声而寒凉的刀片,静静凌迟。
  裴寂被他看得莫名其妙,又不肯失了气势,微眯起眼睛不甘示弱地与他回视。
  仇浪看他俩大眼瞪大眼的还以为他们要打一架,谁知片刻后,江行止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开。
  “我靠,”仇浪的后一个字发的是第二声,“裴哥,你们班这新来的够有气场的啊!”
  “气场个屁,”裴寂不屑,“就是个傻逼!”
  ……
  水流哗哗,江行止鞠了一捧冷水泼在脸上。
  双手捂面,他静静地站了一会,从胸腔里深深地吐出一口气。
  心里有一个小人劝他说,没什么的,谁还没点青ch.un往事了。
  另一个小人扁着嘴,我就没有青ch.un往事啊。
  前一个小人毫不留情,那是因为他人见人爱,你不讨人喜欢啊。
  后一个小人不服气地反驳,他就喜欢我,特别特别喜欢我!
  但那是上辈子的事了。
  那是上辈子的事。
  上辈子到了最后他已经不喜欢你了,他连最后一面都不见你。
  江行止抱着脑袋,无声地张口呐喊,满心躁郁无以释放。
  他抬头,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水流满面腮帮紧绷,眼白里拉满血丝。
  眼睫上沾着水滴,视线模糊。
  身后厕所隔间的门板倒映进黑幽幽的瞳孔里。
  好似水面晃d_àng起激烈的波纹,穿着白绿色校服的少年出现在镜中,朝他缓步走来,清俊秀致的面庞带笑,看到他时眼睛弯成漂亮的弧线,焕采生光。
  他拉住他的手腕,在长廊上一路飞奔。
  “行止,”谢云书被他带得脚步如飞,语气依然轻柔得宛如风絮,“你怎么了?你走慢一点,我快要跟不上你了……”
  我就是来得太慢,才让金毛狮王有了可趁之机!
  江行止拉开厕所隔间的门,把谢云书推了进去,自己跟进来。
  “咔哒”,c-h-ā销反锁。
  空间一下子压缩到了极致,四周寂籁到能听到细小的水滴落在水槽台上的声音,逼仄嗳眛的格子间里,两具颀长的身体瞬间贴紧。
  衣料簌簌摩擦,彼此的体温和气息飞速流窜,j_iao融到一起。
  江行止将谢云书抵在门板上,双手按在他的脸颊旁边。
  淬了火星的眼眸紧紧逼视,慢慢倾身下来。
  谢云书微微睁大了眼睛,修长的手指分搭在他的手臂上,紧紧攥住他的衬衣袖子,像一只被猎捕的小兔子般略显惊慌地望着他。
  以吻封缄。
  男孩子的嘴唇微微开启,轻磨细碾间有微凉潮润的感觉,晗在嘴里像吸食甜甜软软的果冻。
  被亲久了的脸蛋也像果冻一样泛起淡粉的,闪烁着莹亮的光泽。
  江行止的手指轻抚在谢云书的脸颊上,微弱的电流在指尖蔓延,整个心脏都是酥|麻一片。
  指腹上温滑的触感,唇齿间柔腻的j_iao|缠,两个人砰砰跳动的心脏和紊乱的呼吸,在狭窄紧迫的空间里无限放大。
  谢云书眼含秋水,白皙清透的脸蛋红得要滴血,江行止看进他星光d_àng漾的眼睛里,他微微垂敛了修长的眼睫,欲语还休的样子充满了羞赧。
  江行止看到他这个模样,积蓄在胸口里的所有惊慌、嫉妒、失落和醋意等等情绪就像一个臌胀胀的气球被针尖戳了那么一下——
  “噗”。
  尽皆消散。
  ……
  楼道口人来人往,江行止站在栏杆边,顺着楼梯的缝隙往下张望。
  他握手成拳贴着褲缝,神色焦急迫切,又隐隐露出微妙的兴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