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鲤鱼乡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全家重生后我走向人生巅峰 作者:小妖墨(三)

更新时间:2022-01-13 标签: 校园 甜文 重生 爽文
第77章 兰姨被人欺负了!
  邹莹叉着腰, 诅咒李常德的祖宗十八代。
  “好了邹莹,你现在骂得再多那个坏人也听不见,”祝君梅理智地劝解她,“当务之急我们必须要先请个律师, 这种法律上的事情得找专业的人来帮忙才行。”
  邹莹拨了拨头发, 她对这些是完全不懂:“律师要去哪里找啊?”
  “找律师不难, ”祝君梅往对面的一个写字楼指了指,大楼的外立面上挂满了各种招牌, “那里就有个律师事务所。”
  三个女人进了那座写字楼找到了律师事务所, 咨询费先j_iao了二百块, 接待她们的律师长得很像马龙白兰度, 他听清原委后倒是承诺了一旦官司开庭会胜算很大, 只不过他也无法确保云家的账户什么时候能解冻。
  “原则上法院冻结存款和其他资金的期限不超过六个月, 如果要快的话,只能跟申请执行人协商, 请他们撤销冻结申请。”
  邹莹气冲冲道:“他们就是奔着陷害我们来的,怎么可能会主动撤销!”
  律师摊了摊手,一脸公事公办地表示他可以尽量协商。
  祝君兰再一问委托费,邹莹都气笑了。
  “我们这个官司本来就是必赢的, 找他不过是想早点把对公账户解冻,他倒好,什么都不能保证就要收那么多钱, 当我们钱是大风刮来的, 傻子一样好诓骗么?”
  祝君兰的情绪没邹莹那么过激,至少表面上一直风平浪静的, 她看了看手表说道:“马上要五点半了, 咱们先各自回家吧, 邹莹你明天还是早点到厂里去,尤其是看着那些工人,今天没按时发工资肯定会有人有意见……”
 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,祝君兰一通话还没讲完,手机响了。
  厂里的工人已经闹起来了。
  一般的服装厂都是招女工多,云家因为扩张得太快,当初招人时太仓促,直接通过中介招了一批外省来的年轻人,以男工为主。
  “大家安静一点,都不要激动听我说!”老赵拿着个扩音喇叭,焦急地解释,“我们公司的账户只是暂时冻结,公司的钱全都在账户里许进不许出,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很长,大家放心,该你们的工钱一分都不会少……”
  “我们不听你说这些!既然公司有钱就把工资赶快给我们!”领头闹事的工人二十出头的年纪,叫石海权,他挥动着手臂叫道,“本来25号就该发工资,后来拖到了月底,现在又拖到新的月初了,公司到底是几个意思?”
  下面的工人都高声附和起来:
  “就是!到底是几个意思?”
  “快点发工资,我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张嘴要饭吃!”
  石海权喊口号似的握拳振臂:“今天不发工资,我们绝不罢休!”
  “绝不罢休!”
  石海权再变本加厉:“还我工资,还我血汗钱!”
  “还我工资,还我血汗钱!”
  云家的工人说多不多,说少也有大几十号人,这么多人攒聚在一起,情绪越来越高亢。
  周边其他工厂正是下班的时候,看热闹的人又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几圈。
  工业园区的物业也被惊动了,几个保安提着警棍站在外围戒惕地看着,老赵和另外两个车间主任面面相觑,都一筹莫展。
  石海权继续带节奏:“整个虞山到处是服装厂,我们的工资本来就比别家低,现在还扣着不发,老板娘是j-ian商!”
  “石海权你这话可要摸着良心说啊!”老赵终于抓到了驳斥的话柄,“这工业园区里有哪家工厂开的工资是比我们云家更高的你倒是说说,还有哪家工厂的伙食和住宿条件比我们更好?祝总如果是j-ian商,那这天底下就没有良善的老板了!”
  石海权狡黠地迅速转移话题:“那其他工厂可从不拖欠工资!”
  他又带起口号:“还我工资,还我血汗钱!”
  这句话喊完却已无人附和,哄闹的人群反而让开了一条路。
  祝君兰和邹莹回来了。
  老赵连忙跑过去:“祝总你来了!”
  祝君兰风尘仆仆,盘起的长发微有凌乱,身上黑白两色西装的衣服下摆和长裤都有些皴皱,那是因为在外奔波了一天所致。
  然而她此刻的神色还是很镇静,祝君兰从老赵手里拿过扬声器,迈着从容的步伐一路穿过人群走到最前面站定。
  “我是云家的总经理祝君兰,”沉凝的目光从众多工人的脸上一一逡巡过去,祝君兰缓缓开口,“首先我代表公司向大家表达诚挚的歉意,因为公司遇到了一点意外,上月的工资没能按时发放。”
  “但是请大家放心,我们公司的资产全都在,公司的运营也没有任何问题,你们每一分钟的生产都在产生效益,这一点相信苏会计和赵主任已经跟大家解释得很清楚,而且你们也有眼睛会看,有脑子能思考,云家并不是发不起工资……即使退一万步说,云家真的要破产了——”
  祝君兰微微一顿,竖起一根指头,铿锵有力的动作和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她整个人充满了强大的气场:“我们云家没有任何资产是抵押出去的,我们没有欠银行一分钱的债务,如果云家真的破产,所有资产拍卖后法律也是优先保障你们工人的权益,我这个厂里光机器的价值都能付你们两年工资,你们怕什么?!”
  四周鸦雀无声。
  “大家回去吧,都回去吧,”老赵趁机吆喝道,“该下班的下班,该准备上晚班的赶快去吃饭,你们自己看看咱们厂里每天出去多少货,只有你们赶不及做的,没有咱们卖不掉的!”
  其实大部分的工人也都是心中有数的,在整个虞山服装工业园里,云家不论是效益还是薪资待遇都是最好的工厂之一,只不过有人带头,众人便也都跟着闹了,反正人多了法不责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