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鲤鱼乡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全家重生后我走向人生巅峰 作者:小妖墨(四)

更新时间:2022-01-13 标签: 校园 甜文 重生 爽文
第108章 不孝有三,不穿秋裤为大
  谢云书喜欢过年, 他前世长到三十多岁,大年三十都还跟着爹妈一块守岁,家中里里外外所有能开的灯都亮着,堂屋里还要点上一对大红烛, 这对红烛必须彻夜不熄。
  一家三口坐在一张床上, 靠着一个床头。
  他妈会在被子上铺开一张床单, 把葵瓜子、花生、橘子、杂糖等零食都放床单上,全家人吃着零食看ch.un晚, 说说笑笑聊着天, 一直等到凌晨十二点。
  那时候的ch.un晚节目也特别好看, 有妈妈喜欢的宋祖英和董文华, 有爸爸喜欢的阎维文和郁钧剑, 还有他们全家人都爱看的赵本山、冯巩和巩汉林。
  谢云书在“难忘今宵”的音乐里趟着拖鞋回自己屋, 然后他妈会跟过来,把他第二天要穿的新衣服按照他穿衣的顺序整整齐齐叠放在他床头, 不管是不是本命年,他妈都要给他买红色内衣裤和袜子。
  后来谢云书大了不愿穿秋裤,他妈不答应,不穿不许出门, 他只能先穿上,给他妈摸过腿,等出了门再找地方把红秋裤脱了, 跟他妈斗智斗勇, 乐此不疲。
  这个2003年的除夕也是如此。
  谢云书在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收到不少祝福短信,都是通信公司编撰出来的, 你发我我转你, 手机互发信息一毛钱一条, 手机给小灵通发是一毛五,但小灵通互发只要八分。
  不要小看这点通信壁垒,谢云书前两天跟夏客聊天,夏客还告诉他一个悲伤的故事,说他们隔壁班上有一对儿,就是因为放寒假发短信,一个用手机一个用小灵通,两人都嫌太贵,直接分手了。
  谢云书深感痛心疾首,谁说学生谈恋爱就不需要物质了?
  一切爱情都必须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!
  像人家超级富二代江行止,掐着十二点给谢云书打电话,简单说两句新ch.un祝福后就让谢云书把手机给自家老妈。
  江小花在话筒那头一口一个“兰姨新年好”,“兰姨今年比去年更年轻更美丽”,连续半个小时把祝君兰哄得合不拢嘴。
  谢云书估摸着就冲这半小时的电话费,等到他跟江行止出柜那天,他妈也不好意思把江小花腿打断。
  ch.un晚结束谢云书回到自己房里,祝君兰果然跟着他一块过来把新衣服放他床头,临走时还提醒他:“宝,今晚睡觉不要关灯。”
  “知道了。”谢云书揣着一颗酸胀柔软的心无限感慨。
  要珍惜现在这些个“年”啊,以后华夏人的年味会越来越淡,朋友圈里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大年三十晒广场,晒寺庙,晒海滩,就是不晒在家里守岁,即使还有人看ch.un晚,其最大的热情也都是来自于抢红包、集“五福”。
  想到这里,谢云书有句槽不得不吐——“敬业福”是真特么难搞!
  窗外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这样喜庆的声音会连绵不断持续一整夜,但谢云书只稍稍一合眼,没几分钟就笑着沉入了梦乡。
  ……
  大年初一一早,谢云书打开家门,把一挂大地响点着扔了出去。
  “噼里啪啦!”
  楼道里面震天响,谢云书半掩上门,任红色的鞭衣直往屋里炸,硫磺硝|烟被寒风卷着,灌了满满一屋子。
  谢祖望穿着秋衣秋裤从房里跑出来,喊道:“祝君兰,你快来看看,小书在放‘开门红’啦!”
  祝君兰刚刚洗漱完,她从卫生间里出来,双手不停地往脸上拍r-ǔ液:“儿子今天十八岁了,当然该他放了!谢祖望,你是不是都不晓得你儿子今年多大?”
  苏北的老旧风俗很多,每个地方还五花八门各不一样,北滩镇有个风俗是大年初一门一开就得听鞭炮响,那叫“开门红”,又叫“正月炸”,都是家里的男人放,有些地方的男孩刚满十八岁这年也要放,算是个成年仪式。
  谢祖望是真忘记他儿子今天满十八岁,但他怎么可能承认:“我当然知道我儿子十八岁!你看我给儿子准备的压岁钱就是一千八!”
  说着谢祖望进到房里,毫无愧疚之心地从枕头下拿出早备好的红包,迅速抽出来两张扔抽屉里,然后又走出来。
  谢云书笑着给他爹妈拜年:“爸,妈,新年快乐!”
  “儿子新年快乐!”谢祖望和祝君兰笑眯眯地一人给他一个红包。
  早饭吃的是汤圆,吃汤圆也有规矩,不能吃单个,不能吃四个,坐在桌上脸不能朝北,据说大年初一脸朝北吃汤圆会招祸端。
  谢云书记得小时候他有一回不信邪,偷偷抱着汤圆碗脸朝着北面吃,结果那天他跟堂表兄弟们放炮仗,有个炮仗也不知是长了眼还是不长眼,“biubiu”呼啸着冲他蹿过来。
  他捂着耳朵背过身去躲,那炮仗落到他的新棉袄上,火星嗤嗤,在他背上烧出一个大洞,把他新衣裳全毁了。
  那年月谢云书只有过年才能穿身新衣服,小孩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整个ch.un节都像只打瘟了的小公j-i。
  所以说,老祖宗传下来的好多事儿忒得邪门,不信不行。
  谢云书是在回老家的路上给江行止发短信讲“汤圆不能面北吃”这个规矩的,那会江行止还躺在被窝里。
  江行止家里只有他外公和他妈妈,他也不满十八岁,没人起来放“开门红”。
  谢云书心里软成一滩水:【以后咱家里的“开门红”给你放,我不跟你争了。】
  小江总高兴得在被窝里滚过来,又滚过去。
  他对这些旧俗了解得虽不多,也晓得在一个两口之家里,放“开门红”的都是老爷们,顶门立户一家之主,谢云书这句话的意思四舍五入就是……嘿嘿嘿,嘿嘿嘿。
  进村的时候谢祖望把小宝马的喇叭按得滴滴响,一路上不时有人端着碗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:“哟,老二回来啦!”
  “回来啦!”谢祖望把脑袋伸出窗去,“新年好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