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坊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豪门大小姐的私房菜馆[重生] 作者:阮风轻

更新时间:2020-02-13 标签: 豪门世家 甜文 重生 美食
文案:
由于发现理不清剧情逻辑坑停掉了,随便看看吧。
可以说是本人唯一夭折的长篇了,因为我发现我还是不太会写娇软型女主,理不顺并且有点认同不了逻辑。等我修炼好了再去挑战吧。
由于专栏里不想有坑,所以标了完结,毕竟也写了八万多字了。
 
内容标签:豪门世家重生美食甜文
搜索关键字:主角:程嫣然┃配角:沈熠┃其它
 
 
第01章  由盛转衰
 
  “首先,欢迎各位来参加我孙女的生r.ì宴会,各位能来,是我程某人的荣幸,祝大家吃好喝好,健康长寿!”高台之上,一位j.īng_神矍铄的老人接过话筒,慷慨宣布道!
  “好!”不知是谁先起了个头,底下响起一阵潮水般热烈的掌声,紧接着的是一杯又一杯的酒被送上来,香槟被垒成高塔,j.īng_致的甜点被塑造成花骨朵的形状,无不昭示着这是一场热闹非凡的豪华宴会。
  人声鼎沸,酒杯相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生r.ì蛋糕被推了出来,足足一米多高的巨型蛋糕顿时点燃了氛围,无数人围着蛋糕欢唱:“祝你生r.ì快乐~祝你生r.ì快乐~”
  生r.ì歌唱到一半,盛装打扮的主人公才终于姗姗来迟——刚刚热闹的人群却突然安静下来。
  现在时间是八点零一分。
  上一秒还无比沸腾的会场,却顿时安静下来,安静得连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见,扑通,扑通,华丽浮雕的楼梯上,走下一个少女的身影——毫无疑问,她是美的,而且这是一种压倒x_ing的美——她穿着一身华丽的白色礼服裙,j.īng_致的蕾丝随着她的脚步聘聘婷婷地摆动;视线往上走,j.īng_彩绝lun的设计贴合了她的腰线,盈盈一握间,像是一朵盛开的花。
  再往上看,不由得让人倒吸一口冷气——那是怎样一张脸,仿佛上帝格外偏心于她,把其中多半的姝色慷慨赠予,眼若秋水,唇若玫瑰,皆是点睛之笔。
  台上的老人轻咳两声,这才惊醒了梦中人,人群小声的议论里,只听他说道:“……让我们共同举杯,祝嫣然十八岁生r.ì快乐!”
  “好!”
  如果说上次还是应酬x_ing的欢呼的话,那么这次,便是真心实意地欢呼了。
  一个偌大的诚心电器集团,一个刚刚成年的,如此美貌的独生女……
  虽然在场大多数早已家产过亿,根本不缺钱,可是权利与美貌这种东西,又有谁不动心呢?就算是年纪大了,自己的儿子那不也可以嘛!更何况,这老爷子也的确有这么个意思……
  一时间,程老爷子身边围满了想要去试探搭讪的人,而在宴会的边缘位置,一个带着蓝色亮钻耳钉的黄毛少年笑问:“沈哥,这样你都不动心啊?那帮人现在都大型真香现场了,你咋还这么淡定?”
  被他称作沈哥的少年却只是摇摇头,笑:“他们找的人不对。”
  “啊?”黄毛少年愣了半晌,等到他起身离开的方向,才恍然明白——嘿!原来沈哥不是不动心,是打算直接去找本人了?!高还是他沈哥高!
  ※
  与此同时。
  程嫣然从梦中醒来,然后被兵荒马乱的造型师和化妆师一番摆弄,迷迷糊糊地走下楼。
  她看见人群惊艳的眼神,还有他们惊讶低呼的声音,几乎以为自己是发了梦,直到她的目光扫到不远处拿着酒杯喝饮料的沈熠,目光相接间,她触电般回过神来,低头看向自己层层叠叠的高定裙子,蕾丝的触感如此真实。
  所以这不是梦。这是现实。
  奇迹流转,她回到了十年以前——也就是噩梦刚刚开始的地方。
  程家家族企业诚心电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光鲜,但实际早已遭受巨大的财务危机。她爷爷程雄为了转嫁危机,借着她成年礼的名头,搞出这么个宴会,想要通过联姻的方式为诚心续命。
  联姻的对象最后确定为沈家的继承者沈熠。那场世纪婚礼,想必本市的人全都记忆犹新。
  只可惜,繁华的表象下,往往掩藏着常人看不见的危险,程嫣然嫁给沈熠不久,诚心电器被不知名人士收购,继而被沈氏集团吞并。程老爷子突发心脏病住进重症监护室,终于挨不过双重打击,凄然离世。
  程嫣然尤记得爷爷死去的时候,期期艾艾地握着她的手:“然然……爷爷,爷爷对不起你啊!我本以为沈熠那小子是爱你的,才最终选择了他,没想到,没想到啊!”
  程嫣然苦涩一笑——没想到,没想到什么?没想到所有的资本都是冷酷无情的?没想到沈熠就算是娶了自己,诚心还是被沈氏吞并?
  可笑当时还年轻的自己,听信了爷爷的话,愚蠢地寄希望于爱情。她爷爷是老糊涂了也就算了,当时已经成年了的她,竟然也天真地以为,只要沈熠爱上她,那么这一切就会解决,她甚至费尽心思去琢磨沈熠的喜好,去刻意装扮成他喜欢的娇软模样——多么可笑的想法,想要一个冷酷无情的掠食者,因为哀求而放掉嘴边的食物。
  然而奇迹发生,时间倒流到了这个节点——这个时候,一切尚未发生。
  愣神之际,那个她回忆中的人物,迎着宴会的昏黄光线,朝她走来。光线昏暗,人群在狂欢,他走向她,懒洋洋地开口:“程小姐。”
  沈熠朝她走来。
  他的脸庞逆着光,勾勒出半抿的唇角,一步一步走来,神色漠然,他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波澜不惊的样子,收购诚心的时候是,她崩溃地求他好聚好散的时候也是。
  程嫣然还记得当时自己声泪俱下,质问他:“沈熠,我又有哪一点对不起你,值得你这样报复我?你收购诚心也就算了,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?非要闹到彼此都难堪的地步?”
  而沈熠只是回过头,温柔地摇摇头:“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