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坊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惑国毒妃+番外 作者:青青的悠然(一)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 标签: 后宫 爽文 女强 宠文 古代 复仇
 内容介绍:
天祭书中有预言,开国大族秋家第四女,必为灭国毁君之妲己妖星降世,必定要溺杀或j_iao给j_iao给宗人祭为皇族之妓,至死方休。
夜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生命终结的那刻,不过是另外一个开始,生做了那倒霉催的秋家四女。
母亲不忍溺杀,她便只能做了秋家四少,再低调行事,也是明枪暗箭总不停。
好在,她另有出路,哪r.ì秋家四少一死,江湖上依旧还有个夜四少。
家中一路斗主母,兄妹也就罢了。
奈何时运不济,却遇那恶名昭彰‘鬼公主’招纳幸臣,她愣是因为一身风华被邪艳如桃李却心思叵测,y-in狠诡谲的公主看上,强纳为裙下之臣。
无意撞破鬼公主裙下惊天秘密——原来不光她这个男人是个假货,公主殿下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个假货。
自此一路便历宫廷诡谲,朝堂险恶。
太后狠辣,皇子y-in险,看不清谁暗藏杀机!
还有那神秘圣洁的美貌国师,居然是……!
她秋夜白看起来那么好欺负么,等着老子把你们这些变态一个个都全部拍进土里,永世不得超生!
她便可以愉快地ch.un天种下一个个变态,秋天来临,结出一个个甜美的果实喂猪!
这就是一个二逼搞倒很多傻逼,最后被一个牛逼的家伙霸占了去的故事。
 
第一章 靡靡公子音
 
清风明月夜,云疏浅淡,暗影迷离中树影摇曳,似张牙舞爪的鬼舞。
夜半宵禁时分,城中一片宁静,当然除了ch.un香迷离脂粉,r_ou_滚翻红浪之地的青楼艳院。
以及……
“啊……不要,放开我!”
“呜呜……不……嗯……来人……嗯。”
妓院附近散发出靡靡酒臭的巷子里……有女子娇吟婉转啼哭,如被欺辱的叫ch.un的猫儿一般,越是哭泣,便越是撩人心扉。
幽幽低泣又似一抹艳鬼妖魂,勾出人心底最恶的欲望。
引着暗夜间,一盏青灯,一抹碧影幽幽而来。
那碧影青衣绣竹,淡白宽袖,风过之处,半点暗香缭绕,悄无声息地在巷子口驻足。
那巷子里的女子娇吟婉转的哭泣仿佛愈发的大了些,来人停住脚步之后,看向巷子里。
明暗不定的红色灯笼光下,有男子的 y- ín 笑声声不断,两道男子的身形强行按住了女子在地上,男子粗犷的背影挡住了女子纤细的身躯,在那女子身上不断地耸动着,看不见ch.un光无限,却只见一地散落的破碎衣衫,还有一截雪白的皓腕,皓腕上一只红色缠丝玛瑙玉镯,越发地衬托得那女子肌肤雪白,引人遐思。
幽幽红灯,男子暗影猥琐,娇柔女娇媚的啼哭。
这般情景——
来人轻笑了一下,竟仿佛兴味盎然:“呵呵……”
这声轻笑空灵,也轻微,宛如流落的一点庭前被夜风吹响的八角铃声。
但是却蓦然惊起了黑暗巷子里做恶的两个男人。
“是谁!”
“谁在那里!”
他们直起了身子,陡然一转头,方才看见那巷子口处站着的人,清冷的月光影落在他的身上,愈发的显得他身形修长,他微微抬手,拨开被夜风吹乱的发丝,隽秀俊美的面容便被月光镀上一层浅浅的光晕,秀眉修目,尤其是那眉眼之中,仿佛月光被裁了一段下来,盛落在其间,眼瞳隐隐有浅淡迷离的光华。
一袭宽袍大袖云锦缎绣翠竹的的袍子松松挂在他身上,修腰间只横了一条全无刺绣翠色的腰带,绣着j.īng_致棉云纹的宽袖子甚至都半拖到了地上,外袍半敞开,里面中衣潦C_ào地束着,便是这样近乎不修边幅的模样在他的身上,却只有一种闲云野鹤、散漫却暗藏优雅的气息。
映衬着他白皙手中一盏幽幽青灯,玉骨做神,翠竹为魂。
公子如玉,不外如此。
便是同为男子的两个粗野的混混,也不免怔愣分神了好一会,直到身下的女子动了动,低低抽泣着唤了声:“公子……公子救救奴!”
那两个混混儿方才清醒过来,瞬间对着巷口的人怒目而视:“臭小子,管老子的闲事,想死么!”
他们lū 起袖子就往哪巷子口走去。
身后传来少女的柔软低低哭泣。
那站在巷子口的年轻人却忽然轻笑了一声,淡淡地道:“二位不要弄错了,在下不过是路过,看这ch.un色正浓,所以不免驻足浅望,绝非有意耽搁二位的好事,君子有成人之美,只管继续,不必管我。”
这番话说出来,让那两个混混瞬间呆滞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人居然一脸正气地说出这种懦弱的话来,而且还说得这般理所当然,连着他们身后哭泣的女子低泣的声音也瞬间停住。
夜白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两个僵住的男人,微微一笑:“若是二位不喜人旁观的话,那在下离去就是了。”
说罢,他便施施然地优雅转身,懒洋洋地挑着他的青灯笼就往外走。
两个混混面面相觑,呃,这么干脆地就走了?!
两人相看一眼,都在彼此眼底看到了犹豫,但是听到身后那娇滴滴的哭泣声又响了起来,两人一咬牙,转身就朝夜白冲了上去:“呔,那小子,你打断了爷们的好事,便想要溜么,哪里有这等好事!”
夜白微微偏过脸,忽然轻笑了起来:“哦,难不成二位是觉得三人行不够爽快,要邀请在下一起加入么,这倒是个很刺激的主意呢,如果可以最好加上绳索把那女子分开腿儿吊来,再准备些蜡烛、皮鞭或者玉势什么的,个中滋味更好,极为刺激。”
混混一:“……”
混混二:“……”
僵住的两人瞬间风中凌乱了,忽然觉得自己人生观被摧残了,其实这个道貌岸然的货才是个标准的无耻 y- ín 贼吧!
但是片刻之后,夜白又微微地叹息了一声,秀逸非常、清风明月的面容上闪过惋惜:“可惜了,在下虽然很想试试这采花巷里的一品ch.un色的味道,但是奈何家中有火烧眉毛的急事,不如下次与二位仁兄再约这品花弄玉的妙事可好?”